擎天柱上的童年杀回来了

| |
[不指定 2009/09/02 11:23 | by scan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年之后,当变形金刚再次出现在银屏上并一举创下票房新高时,人们突然意识到,他们,这些来自遥远星球的铁皮大个子,承载的竟然是整整一代人的共同记忆。
  现在坐在电影院里,疯狂追捧真人版《变形金刚》的,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伴随他们度过童年的,正是这些1987年被引入我国电视屏幕的擎天柱和他的汽车人伙伴。  
  美国人斯科特·布朗在一篇题为《擎天柱重生》的评论中提到,孩子们像欢迎解放者一样欢迎它们,甚至把擎天柱看作自己的机器人父亲。2001年,一名美国俄亥俄州的国家近卫兵,就把自己身份证上的名字改成了擎天柱。2003年在被送往中东时,他接受一家电视台的采访时这样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完全迷上了擎天柱。那时我父亲去世了,身边没有什么能替代我父亲的人。”   
  而在中国,变形金刚对大多数生活在上世纪80年代的孩子则有着另外的意义——从某种角度来说,擎天柱可以算得上是他们那代人的成长标志物了。   
  “我们在小学或者中学的时候,是看着动画片《变形金刚》长大的,那几乎就是我们的全部童年。我们现在掏钱进电影院,不是去研究拍摄手法,讨论剧情是否严谨,而是单纯地想再去看看那个早已远去的童年岁月,看看这几个久违了的好朋友。”7月11日凌晨,有人在看完首映之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上世纪80年代是一段神奇和特殊的记忆: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们是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他们的父母此时正忙着“追讨十年失去的青春”,有拼命念书的,有玩命工作的,就是没有像今天的家长那样去呵护、照顾孩子的。在那个年代,电视机开始走入寻常百姓家,但节目内容却少得可怜。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6点,我们齐刷刷地从大街上疯跑回家,抢到电视,如痴如醉如呆如傻,每一部动画片都是童年珍贵而深刻的记忆——这是如今有无数动画片可以选择的孩子所想象不到的。”   
  此时,《变形金刚》打开了一扇窗。在那个打“面的”都算奢侈消费的年代里,告诉你汽车能变成机器人,机器人能变成汽车,你信吗?当然,还有神秘的塞伯坦星球,以及被不少小孩子挂在嘴边却不解其中真意的宏大主题:和平、正义、牺牲、自由、征服……   
  如今,当年围坐在一起看动画片《变形金刚》的孩子们长大了。20年过去了,他们把童年的记忆藏在玩具里,自己则在现实的世界中完成着一个个人生梦想。他们总爱说自己老了,但同时,他们又是那么渴望回到童年。   
  整个6月,每当电影院里播放《变形金刚》的预告片时,总会赢得现场的一片掌声,有人甚至起立,向自己童年最珍贵的回忆致敬;有人在时隔20年之后,再次听到“汽车人,变形出发”时,竟然热泪盈眶;也有人说,在电影院里听见擎天柱变形的声音时,有想要流泪的冲动。  
  “只有我们这些追逐回忆的疯子,在这里进行着昨天与今天的对白,完成了一场关于童年与成年的洗礼。”在《变形金刚》的论坛里,有人留下了这样的文字。   
  没有任何一个心理学家可以忽略童年对人一生的影响,“小时候”的印记,被牢牢刻在每个人身上。心理学家艾瑞克·柏恩告诉我们,“儿童状态”是人“自我”的一部分,它和“父母状态”、“成人状态”一起,构成了人类的多重天性。而在医学界也有发现称,心境回归童年状态可以减轻人们的心理负担。   
  不管是由于匮乏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不能否认,这整整一代人的童年生活是趋同的。20年后的今天他们长大了,在机缘契合下,对成长回忆的集体释放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在某网站发起的关于《变形金刚》的评论征集中,出现了这样深情的回忆:  
  我们奢望某些属于上世纪80年代的记忆复活,而那些年代却撇下我们,头也不回,扬长而去。感谢复活了的《忍者神龟》和《机器猫》,即便它们不够完美;感谢《大闹天宫》和《哪吒闹海》的纪念版本,惊鸿一瞥却又经典永恒;感谢一休、阿童木、蓝精灵、圣斗士、希瑞和花仙子,你们都是那个特殊记忆里的一部分,幼稚却温情,陈旧却熟悉。
80记事 » 80时光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