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医院安卓版,这是我玩过最好玩的一个经营类游戏了,现在移植到了手机上,可以好好重温一下。

主题医院(Theme Hospital),是一只模拟经营的电脑游戏,由牛蛙公司开发,美商艺电于1997年发行,玩家需要在游戏内设计和经营一间医院。和其他牛蛙的游戏一样,主题医院充满了很多古怪和幽默。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1ziiGf


伴随80后长大的11款经典游戏

[不指定 2009/09/14 09:38 | by scan ]
        很难从时间的范围来划分我们这代人具体是指哪一代人,有人说差三岁就是一代人了,我对这句话就有很深的体会,所以如果非要从时间角度来划分的话,我想我们这代人应该是现在正在高等学府就读的那批二十多岁左右的人,他们大致都出生在八二年到八八年这几年间。
  写这篇东西的目的是为了纪念伴随我们一起长大的那些经典的东西,正是由于它们的存在,我们的童年时代才不至于那么无聊。
  A、超级玛莉
  一款用机上经典的动作类游戏,正式的名字应该叫“超级玛莉奥。
  那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和朋友一起研究哪里有奖命的隐藏蘑菇和通往云端吃金币的天桥,以及怎样才能在拉到五千分的旗的同时还受到六个礼花炮的奖励。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B、魂斗罗
  两个战士,一个红衣服,一个蓝衣服,吃到不同的****就会发出不同的子弹,最厉害的是霰弹枪,辐射面积大,力量也大,有时一把霰弹枪不死人就能通关了。
  魂斗罗的一、二两代都很经典,相信很多朋友还记着如何挑出三十条命的秘籍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C、双截龙
  说到魂斗罗就不能不说说双截龙。双截龙中最经典的是二代,同样也是一红一蓝两个主角,同样也是八关的设定,同样地耐人寻味,尤其是最后打败最终boss时的那个慢镜头,酷毙了。“铁膝盖”、“旋风腿”,这些似曾熟悉的名字一定能勾起你的一些美好回忆。
  双截龙的第三代也比较有名,尤其是新加入的老头和忍者,都很帅,但亲切感却不如二代好。
  另外以上三个游戏的原创音乐也都很经典,相信现在很多人都能回忆起一些熟悉的调子。 <br/>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D、坦克大战
  这其实是我玩过的第一款电子游戏,当初笨手笨脚地总是把自己的老窝炸掉,也正是从这款游戏开始,我真正走上了游戏的道路。
  黄色和绿色的两辆坦克,守卫着自己的一个老鹰图案的老窝。敌人有很多种坦克,有的跑起来很快,有的跑的虽慢,但护甲很厚,要几炮才能干掉,还有一种红色的坦克,打掉后会在战场上随机出现各种奖励的道具,很有意思。难度不大,老少咸宜。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E、冒险岛
  一个野人大叔,能敲开不同的蛋,里面有不同的道具,记的最清楚的是滑板,大叔划滑板时的那个酷呀,没的说。
  好象后面还有二代,但没玩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F、三国志
  关羽,张飞,赵云,黄中,魏延,每个人的都有各自的特长,当时在街机厅用的人比较多的是关羽和赵云,张飞抱住人啃血的设定使他经常被偷袭,所以用的人反倒少了,而黄中和魏严用的人也不是很多。
  由于这个游戏的缘故,我一直错误地以为五虎将就是这五个人,后来才知道没魏延,应该是马超。
  记忆里比较深的是一群哥们疯狂摇着摇杆比赛吃包子,老板看着那个心疼呀。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G.忍者神龟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H.拳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I.口袋怪兽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J、街头霸王
  可爱的春丽,冷峻的pol.ice,街头霸王是我接触到的第一款格斗类游戏。
  大家当时用的比较多的是“黄毛”(好象叫KEN)和pol.ice,黄毛的冲击波和“好由根”很厉害,pol.ice的电钻也强的变态。有段时间“特种兵”(就是扫把头)很吃香,他的月光镖漫天飞起来很可怕,但需要快速摇摇杆,摇坏不少摇杆,街机厅的老板后来就不让选用特种兵了。
  我们属于街头霸王的一代。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K、俄罗斯方块
  最后出场的是个大腕级的游戏——俄罗斯方块。
  据说在国外举行的多次经典游戏评选中,俄罗斯方块都毫无争议地做了头把交椅。
  说实话,这是款并不怎么华丽的游戏,甚至连程序都很简单,但它就是拥有着无穷的魅力,至今还吸引着很多人的眼球。
  关于它的记忆,只记的它是最早一款移植到掌机上的游戏,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可以随时随地地带着游戏走遍世界地娱乐了。
  单凭这一点,我们也该给他一席之地。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总结:本次的游戏回顾主要以FC主机和街机游戏为主,后来的世嘉、SFC及其他主机游戏没进来,即便如此,很多好的FC主机游戏(像“赤影战士”、“兵蜂”“1942”等)和街机游戏(像“圆桌武士”、“十二生肖”等)也未收入。本文只是希望通过这些简单的介绍能令大家重新想起一些美好的回忆。

  说起80年代的宣传画啊,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胖娃娃,上面写着只生一个好,其实还有很多了,学雷锋学赖宁什么的,现在看来,还真是蛮亲切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潘冬子,闪闪红星,记得吧,还有小小竹排江中游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学习雷锋好榜样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遵守纪律,不然会扣分的,呵呵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仔细看,这幅海报内涵可够丰富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大家都想当国旗手啊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带两道杠的干部非常让人羡慕啊
Tags:

一去不复返的童年FC时光

[不指定 2009/09/02 11:27 | by scan ]

  记得我见到的第一个游戏是魂斗罗,那时的我只有五,六岁,当时是去找大我四岁的表哥玩。一进门就看到他正对着电视,玩那样一个新奇而有趣的游戏,我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但那家伙很抠门,就是不让我玩,我当时是哭着跑回家的。在那时一个FC游戏机,也算是件奢侈品了。父母开始并不同意买,于是我就天天闹,不睡觉,绝食,啥办法都使了,最后父母终于妥协了。那天晚上我别提多兴奋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于是睁着两眼直盼到天亮。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当时的中山路好多家这样的游戏店,里面摆满了FC机和各式各样的黄色卡带。当时的FC机貌似分两种,红白色机身和灰白色机身,两种机型结构和手柄有些许不同。最后我们选了红白色的机子,因为看着颜色鲜艳好看。挑了两盘卡带,一盘是四合一的,包括忍者神龟二代、双截龙三代、魂斗罗二代和超级玛丽一代。另一盘没什么印象了,好象是俄罗斯方块类的小游戏,当时加上卡带好像花了四百多。
  回到家后愣住了,全日文
包装,说明书也是日文的。只好找来表哥,插好电源视频线手柄,然后开机。随着电视调节旋钮慢慢的旋转,一个清晰的图象呈现出来,当然随后就是疯玩了。但家里规定每日不得超过半小时,那样怎么能过瘾呢?只好趁父母都上班期间偷偷的玩。当时的我已经学会怎么弄了,唯一难办的就是够不到后面的天线和电插座,只好拜托奶奶了,于是每天父母上班后便成了我的个人小天地。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拉上窗帘,开始昏天暗地地疯玩起来。后来发现一个人玩很无聊,而且孤身奋战各种怪兽,又随时担心父母会突然归来,总闹的自己心里紧张兮兮的。于是找来了小伙伴一起玩,后来发现三个人玩最有意思。因为两个人玩死多少次都无所谓,而三个人玩时,闲着的那个人,会非常细心地等待谁死掉了然后替换他。而玩着的人会更加小心翼翼的玩,避免自己挂掉。这样大家都感到刺激,有挑战性,要是四个人的话非打起来不可。

  当时我最喜欢的是超级玛丽和忍者神龟。魂斗罗调到三十条命很容易通关,而且不喜欢紧张的音乐和长相反胃甚至有些恐怖的怪兽,每次通关都会跳上去玩悬空。双截龙三发现了拉屏打法,即屏幕一边一个人,用前空翻招式。小兵基本都乖乖被摆平,打BOSS喜欢用双人合体旋风腿,喜欢把道具留着对付最后的三个木乃伊。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玩忍者神龟时发现了“上天遁地之法”,即四个方向键一起按,小龟则会慢慢地穿过地面,跑到地下面只露个身子,或者慢慢的升到墙壁上,那样对小喽罗都是无敌的。这招灰白机上用不出来,大概是手柄不同的原因吧。这招对BOSS一点用没有,你上天他也能跟着上天。现在回忆那个游戏的BOSS真是出奇的BT了,除了硬拼外,还真没别的招。
  超级玛丽是玩到四年级时才终于通关了。发现超级玛丽每局结束放炮的次数跟碰到旗杆的时间有关,具体记不太清了,貌似是时间个位数是五时便放五声炮的样子。就是这一盘卡带陪伴我直到四年级,那年因为功课和视力问题,母亲一怒之下把机子和卡带全部扔掉了。
  还记得六岁那年,邻居家的表哥发现我也买了FC机后,于是主动和我换卡带玩,当然我是不记前嫌的,而且卡带很贵,互相换着玩是个好办法。当我正玩着双截龙1的时候,另外那个住的比较远的表哥来了,而且带了一盘单合一的卡。当时总结出的规律是游戏越少卡带越经典,几十合一的卡带基本都是无聊的小游戏,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从那时起,我认识了街霸。
  记得那个游戏只能选三个人,白人、春丽和大汉,可能是四人街霸的前身吧,后来就很少见到了。当时的感觉是,那是相当的难!当时的我什么招式都不会发,只靠拳脚取胜很不容易。后来表哥教给了我如何发波动拳和旋风腿,我尝试了很久,终于在某天的中午掌握了规律。但那个传说中的升龙拳却怎么也发不出来,于是开始每天对着屏幕
玩街霸。大汉和白人那关相对好过点,一个是没远程攻击,只要不让他近身,来个“大坐”就好了;另一个是动不动就旋风腿,蹲着等他发这招,然后攻击就能轻松摆平。
  春丽最不好对付,感觉她的身法太灵了,而且没什么规律。忘记玩了多少次了,终于在某一天清晨连续打败了这三个人,见到了最终的BOSS——警察。当时的心情别提多激动了,当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暂停”,然后疯跑着通知附近所有的小伙伴来看。于是大家都跑来我家,看这个传说中的警察。在暂停了不知多少小时之后,思虑良久,我终于按下了“取消暂停”。当然结果很容易想象,我被BOSS揍得很惨。
  那次事件实在是记忆犹新,于是开始搜集各种各样的街霸。桌前便堆起四人街霸、九人街霸、十人街霸、二十人街霸、六十人街霸……前两者我视之经典,因为画面,操作感啥的都很爽。可我不明白那些小伙伴,为啥全都喜欢那些画面不堪入目、人物重复累赘、两键一按就是招的后三者。

  刚才看了篇关于MM是否玩FC的问题让我想起了我的远房表妹,但她竟怎么也不承认自己玩过FC这样的事。还记得那时我仍是在玩双截龙1,表妹突然从很远的地方来了。因为她貌似第一次来,开始很拘谨,但没过多久就开始和我一起打双截龙了。虽然不会发招,但只用拳头仍然玩德很过瘾,直到最后通关。那天她玩了很久仍恋恋不舍,后来的某一天我向她提起这件事时她却睁大了双眼,问到“哪有这事儿啊?”
  在大约在三年级时我接触到了赤影战士,我们这里都管它叫海上魂斗罗,当然我觉得它更像忍者龙剑坛什么的,还有松鼠大作战、SD快打旋风等一系列经典游戏。那时候我通过一个同学认识了他的一个邻居,一个很憨厚的家伙,他老爸是专门经营游戏机的。哈哈,所以所有的经典尽管拿来啦!当然是有偿的,条件是允许他看我辛苦收集的四十卷机器猫。
  那几个游戏都是讲究配合的,单干比较吃力,尤其是松鼠大作战2。一个鼠抓住另一个向前冲,当被举在头顶的那个鼠变红时一扔,就能够像火箭弹一样冲出去消灭敌人,而且威力相当惊人,用那招对付各个BOSS都很奏效。松鼠大作战的地点选择在家里,冰箱、燃气灶、水管什么的都有,只是放大了,让人看着特温馨。印象中还有个叫成龙之龙的游戏也很有意思,那时关于成龙和李小龙的游戏很多,但大多难度极高,招数却很少,对小兵基本一脚踢飞,无聊得很。
  成龙之龙算是相当经典的。能发飚,吃到各种道具可以发出不同的招式。神话般的剧情,武侠的动作都很吸引人。还有就是热血系列了,那里面印象最深的是热血新记录,热血篮球和貌似叫热血物语吧,记不太清了。夸张的人物造型和搞笑的风格的确是FC里难得的经典了。最喜欢玩热血新记录,各种各样的比赛配合各种商店里的道具玩起来相当过瘾。我对里面的格斗印象很深,记得选一个眼睛很大的家伙,可以用那个带火字的招式,动作相当的炫,费血也暴多。热血物语里通过逛商店补血挺有意思,有一段还可以进澡堂,大家基本都去标着女字的那个,哈哈。
  记得有一次跟小伙伴聊天,有个家伙突然冒出一句,你们知道现在游戏排名第一的是啥么?我们都猜了,却没一个符合他的答案。于是他得意道,是霸王的大陆!于是这个奇怪的名字印在了脑海里。终于在某天接触到时傻眼了,全是日文。得,一个个试吧。终于尝试N久后知道了哪个是买米,哪个是招兵,哪个是攻城。当时一直用颜良、文丑当主力,基本每次都是靠他们通关。因为刘备的五虎上将很难招到手,就算来了,忠心度也特别低,而且就算PK时颜良他们也不在下风。直到读玩完三国演义一书,才开始对颜良他们的印象发生变化。
  四年级以后,街机风、MD风、电脑风、,PS风都相继刮过来,大家对各种新鲜事物趋之若骛。我也开始迷上制作水准更精良,画面更绚丽的电精、KOF、幽游白书等游戏。于是,FC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80年代生人的记忆:电子游戏

[不指定 2009/09/02 11:25 | by scan ]

  一、那些记忆的碎片……
  在我这个年龄的人大多数在小时候都有玩游戏机的记忆,把卡带往机器上一插,兴高采烈的拿起游戏的手柄坐在电视机前忘我的投入电子游戏的世界。超级玛丽、坦克、魂斗罗、沙罗曼蛇……让我们领略着无比的激动与畅快。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当时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比赛的时光相信大家还都记得吧,这些东西甚至让一些开明的父母和孩子们其乐融融的消除着代沟。小时候有一台游戏机是幸福的,往往还可以得到伙伴们的羡慕并交上更多的朋友,当大家都有了各自的游戏机又在一起盘算着如何购买合适的卡带来达到大家交换的目的。当我们得到一款心爱的卡带是多么的打从心底里高兴。而游戏玩得好的人往往还是受小伙伴们尊敬的对象,游戏的心情是那样的简单,游戏的目的是那样的单纯。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当慢慢地熟悉了游戏机和各种游戏系统,我们又非常欣喜地发现那些“智力版”的卡带是多么的耐玩,于是觉得电子游戏非常好玩的人开始更加痴迷于游戏的世界,虽然不如往昔和小伙伴一起玩得热闹,却在一个人的虚拟世界里过得分外投入。当然,这些虽然不是大家一起玩的游戏,却是大家一起研究的游戏。记得当年拿着各自的经验、心得,乐此不疲地和伙伴们谈论着研究着。这些耐玩的游戏成了大家购买卡带的抢手货,虽然价值不菲(对于我这样的普通的工薪家庭)。霸王的大陆以其出色的系统让无数的三国Fans们为之倾倒;圣火徽章让我们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吞食天地、最终幻想……这无数无数让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这些游戏都是上个实际80年代到90年代的事了,那是TV Game的神话时代,伴随着身为孩子的我一起成长着。可直到今天,还是有许多的孩子们甚至“大”人们在为之乐此不疲。没别的,这就是电子游戏理念的魅力。为什么俄罗斯方块可以数十年长盛不衰,为什么马里奥成了日本的摇钱树,为什么简简单单的坦克大战如此令人回味……现在,还有这么多FC爱好者不停地汉化、更新,不是他们无聊没事做,而是确实有那样一批人希望历史不要抹杀了一个辉煌时代。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当时除了我们常玩着的这些游戏机游戏外,还有很多人喜欢在一些电子游戏室里玩着更为先进的游戏——街机游戏。这也是伴随着大家一起成长着的东西,有太多欢笑、失落、甚至泪水挥洒在这些游戏币上。名将、街霸、雷电、恐龙快打……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当时街机游戏厅往往被认为是不好的地方,也确实存在一些社会青年在里面串进串出的,所以无论是学校还是家长往往都是不允许我们进这里面玩的,加上身为孩子的我也没多少零花钱,所以在小时候往往看的时候多过玩的时候,连看还要偷偷地去,有时候碰到有些老板还常常赶走我们这些不玩的小朋友。可是这些游戏确实很有吸引力,平常好不容易省下的钱都花在了游戏练习上,而且喜欢找那些玩得好的哥哥来带我们一起玩,让自己能玩得更久。
  如果当时和我有着同样经历的各位,对于现在能将着所有的游戏都手到擒来是不是会觉得有点兴奋呢!
  二、那个游戏的黄金年代……
  如果说80年代的FC时代是TV Game的神话时代,那么90年代则是个黄金年代,在中国或许许多地方这个年代起步会比较晚点,几乎是90年代中期,比如我这里知道MD、SFC等当时的高端主机已经是93年。在70年代后期或80年代出身的朋友对于游戏时代的变迁多少会有感觉到的,这些变迁首先是从电子游戏机上感觉到的,接着街机等也感觉到了明显地飞跃。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一些游戏机发展的套话都省了吧,对于追忆着童年的玩家们都是些无用的东西。当我们在游戏机上看到了更为精致的类似街机效果的画面,心情不禁为之一震,我们在游戏机上也能玩到这样高品质的游戏了。当我们已经完全熟知了电子游戏,确实在心里期盼着更好的游戏的出现,而此时首先出现的更新却是游戏机。这是的游戏机对于当时的玩家大多是一个屏障、价格的屏障,几百甚至上千的游戏机价格已经不是普通的工薪家庭能够承受的了,当时出现的这些高端游戏机的包机房同样是价格昂贵,对于大家想玩的“智力版”游戏这种消费绝对不是小数目。

  所以当的玩家们往往也是有着不少遗憾的,这确实是个黄金时代,却同时因为这叹息的墙壁而难以到达阿瓦隆。我在96年得到一台属于自己的SFC主机,这当时已经是非常非常的幸运了。天地创造、****之系谱、时空之轮、圣剑传说……这些梦幻版的游戏都让我的少年时期如痴如醉地享受着。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而在这黄金时代的后期,出现的PS、SS等机型更是只有望“洋”兴叹了。虽然在游戏机房看了不少好游戏,自己却玩得非常的少,直到2000年后因为PC的发展而得到了知识和见识上的补偿。永恒传说、北欧女神、机器人大战F……让我很清楚的领略到了当时能拥有那样的一台主机是多么的兴奋和激动。对于现在能拥有一切虽然已经心情淡然,但在最初的那份在PC上补偿的激动仍然让我记忆犹新。
分页: 1/3 第一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