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世纪80年代生的人,一定对六一儿童节的“游园”经历记忆深刻。说到小学时代的儿童节,估计每个人都会像个大孩子一般兴奋。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小学五年级(有的人是六年级)的那个六一节,是每个人的最后一个儿童节。每每想起那场“游园盛宴”,大家都会乐上一整天。
  家里有姐姐和哥哥的,对于“游园”这类活动自然非常有经验。六一那天早上,姐姐或哥哥会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给弟弟或妹妹强调三点:“一、早饭要少吃,吃多了到时候学校里的好东西吃不下。二、要对得到的零食进行合理分配,有些东西要当场消灭的,比如冰棍要溶化的,汽水瓶要现场收回的;有些东西可以带回来慢慢吃,比如瓜子花生之类。三、穿件兜兜很多的衣服,以便携带食物。”
    对于前两点,很多人当然深表认同,对于第三点小弟弟小妹妹们有点异议:“为何不直接背书包过去?”对此,姐姐或哥哥会马上进行严厉地驳斥:“不上课你背书包过去,不是明摆着要多装些好东西回家吗?你怎么说也是个后生崽,要表现得老实点!”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于是大家都挑了件自己兜最多的衣服去学校。
  到了学校,班干部们闭门布置场地,把桌子围成一圈,每个桌子摆上一份零食。摆好之后才把外面这群“饿狼”放进去,正准备动手,班主任赶紧警告:“领导讲完话以前不准吃东西,谁吃东西要罚扫地两周。”原来,学校领导还要到每个班级作演讲。
  好不容易饿到了讲话结束,大家就急不可耐地扒掉了冰棍的外包装。好家伙,还是绿豆馅的,那时候的冰棍都是赤裸裸糖水做的,加点绿豆几乎就是现在的哈根达斯了。
  接下来“游园”活动正式开始,大家跟着班长,一个教室一个教室轮流玩过去。记得在玩“蒙眼睛画图”的时候,有人把大象的鼻子画到了象脚下,可是负责的那位老师却表扬他画的象鼻子很漂亮,还给了一支圆珠笔作为奖励,可把旁边的同学羡慕坏了。
  夹弹珠游戏,也是受欢迎的,可能是大家小时候玩弹珠有经验了吧。虽然把弹珠放在肥皂水里真的很滑,但对弹珠很熟悉的男孩们还是很容易就夹住了。记得奖品是一包饼干和一瓶牛奶。
  此外,还有套圈圈、钓纸鱼、猜谜语、踩气球、打自制的保龄球、把筷子扔到酒瓶里等等的节目,都是十分简单却又让人兴奋的。因为只要你参加了游戏,多多少少都可以拿到老师给的礼物,比如橡皮、铅笔、糖果、饼干等,甚至还有新华书店的优惠券。当然,玩得越好,礼物也会越“高级”。
  当然,儿童节这天还有广播体操比赛、“三好学生”和“优秀少先队员”名单公布,所以这天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是十分深刻的。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不过不快的情绪都会在很有趣的游园活动中被掩盖掉。
    不知道现在的小学生是怎样过儿童节,但长大了的我们还是很怀念那纯真年代里带给我们很多快乐的一年一度的儿童节。
  芦荡小英雄
  微山湖,芦苇丛,这里本来就是孩子们释放天性的地方,再加上小英雄牛娃捉弄小鬼子的故事,真向往那自由自在的生活啊!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一天,日本鬼子要从莲花镇给土地庙据点的敌人补充一批****。我区委接到这个情报后,立即派区武装小分队老马去小鲁庄组织民兵,中途截击敌人,夺取****。放鸭的小牛把送枪的鬼子和伪军引诱到芦苇丛里的蛤蟆湾,老马和民兵们一举歼灭了敌人。
小铁头-《小铁头夺马记》  
  骑马奔驰是许多孩子的向往,当一名小骑兵跃马扬刀多威风啊,何况小铁头夺的是鬼子队长的马呢!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日本鬼子到刘家庄来搜捕八路军伤员,儿童团员小铁头决定去报告八路军骑兵连。路远来不及,他大胆的夺了鬼子队长的大红马,奔向骑兵连驻地。敌人出动自行车队猛追,小铁头催马过营地,闯岗楼,渡运河,把敌人引进骑兵连的埋伏圈一举歼灭,小铁头最后也成为一名英勇的小骑兵。



  两个小八路
  八路那时候可是很神气的称呼了,能当上小八路那真是帅呆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抗日战争时期,山东某地八路军转移后,把小战士孙大兴和武建华留在敌后,他们在地下党老靳的领导下,潜入敌人据点,英勇机智地送情报,斗特务,运武器,历尽艰险,最后配合我主力部队,一举收复了敌人据点,消灭了日寇,两个小八路茁壮成长起来。

王二小
  王二小是儿童团员,他常常一边在山坡上放牛,一边给八路军放哨。一天,日本鬼子又来“扫荡”,走到山口时迷了路。敌人看见王二小在山坡上放牛,就叫他带路。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王二小装着听话的样子走在前面,为了保卫转移躲藏的乡亲,把敌人带进了八路军的埋伏圈。突然,四面八方响起了枪声,敌人知道上了当,就气急败坏地用刺刀挑死了王二小。这时候,八路军从山上冲下来,消灭了全部敌人。


  草原英雄小姐妹
  蒙古族少女龙梅和玉荣是一对小姐妹。一天,她们利用假日自告奋勇为生产队放羊,不料半路上遇到暴风雪。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两姐妹冒着刺骨的风雪,一路保护着受惊的羊群,艰难地往前走,最后终于安全脱险,保护了集体的财产。

小英雄雨来
  这个故事和芦荡小英雄有点相似,但雨来这个响亮的名字影响却更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故事也发生在长满芦苇丛的河畔,晋察冀边区的广大人民群众配合八路军,同日本鬼子和汉奸特务展开了英勇斗争。十二岁的小雨来为民兵和八路军站岗、送信、掩护伤员。有一次被鬼子捉住了,他不怕敌人的威逼利诱,终于机智地跳到河里逃脱了。后来他带领小伙伴们和民兵叔叔一起摆地雷阵,真真假假迷惑敌人,最后他把敌人引入地雷区,配合民兵叔叔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海娃-《鸡毛信》
  送情报是小英雄最常见的任务之一,而海娃送的插着鸡毛的信显然是这类故事中最受欢迎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儿童团长海娃是个机智勇敢的孩子。一次,他替抗日游击队送一封紧急重要的信,路上遇到了敌人。敌人把他捉起来,要他带路。海娃一心想完成送信的任务,机智的和敌人展开了斗争。最后他冒着危险甩开了敌人,把信送到了。八路军根据这封情报,有力地打击了敌人。
潘冬子-《闪闪的红星》
  电影《闪闪的红星》当年轰动一时,剧中的潘冬子圆润的脸庞,神气的大眼睛,机灵聪慧,活泼勇敢,令观众耳目一新。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红军的后代,革命的父亲,英勇的母亲,横行乡里的大恶霸,凝聚成一部集大成的革命教育影片,而最后潘冬子带着红军帽成为一名小战士也是当时许多男孩子们的梦想。


刘胡兰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刘胡兰不但有英勇的革命故事,还有大家所熟悉的毛主席亲笔题写的“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题词,所以她的故事更增添了一份庄严。
小兵张嘎
  小兵张嘎几乎是那个年代儿童英雄的样板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他淘气还有点蛮劲,他会用假****顶着罗金保的后腰,他会偷偷的把真****藏在树上的老鸹窝里,他和胖墩摔跤输了不但耍赖还堵人家烟筒,这些缺点那么亲切而又可爱,而在这些充满乐趣的故事中成长为一名小战士,也更加真实可信。

80年代10大经典游戏

[不指定 2009/08/05 09:16 | by scan ]
    1.弹球 即打玻璃珠,玩的人各出数枚,输者将丧失对玻璃珠的所有权。玩法通常是"出纲"或"打老虎洞"。在地上划线为界,谁的玻璃珠被打出去就输,叫"出纲";或在地上挖出五个坑,谁先打完五个洞,就变老虎,然后打着谁,就把谁的玻璃珠吃掉,这叫"打老虎洞"。是不是有点象高尔夫?  通常一颗五花小珠2分,一颗透明大珠5分,水平不够只有靠个大来凑了,最原始的动量定理就是这时候学的。

  2.拍洋画 与弹珠同样疯狂的游戏,买一张16开大的上面印着各式各样小人的硬纸,有西游记的,有变形金刚的,有三国演义的,将它们一小张一小张的剪下,可以按图案内容比大小(一般越稀少的图案越大);也可以比看谁能将洋画拍翻背。总之,常胜将军手里总是握着厚厚一摞脏乎乎的画片,但当时可是得意的不得了噢!

  3.滚铁圈 在一二年级时还玩的比较多,后来慢慢失传了。可能是因为没事背着个大鉄圈比较傻气吧

  4.丢沙包 打仗扔石头的变种。要三个人玩,非常训练敏捷性。中间的人若被沙包打着算白打,直到能用手抓住"打手"扔过来的沙包,才能"刑满释放"。有点象棒球中"投手"和"捕手"之间的耍心眼,斗志斗勇。

  5.跳房子 最廉价的游戏,只要一支粉笔,一块石头就可以玩。在地上画出一摞大大小小的格子,然后按照格子的单双,一边前进,一边要把石块踢到正确的格子里,出界或者跳错了格子都算失败。锻炼脚的控制力。

  6.跳皮筋 本来是不想把皮筋列进来的,但下课时,校园里的绊马索实在颇为壮观,所以"小马过河""马兰花"们也应占有她们的一席之地。

  7.三个字 4个以上的孩子,一个抓,其他的跑,快被抓到的时候随便说3个字,就站在当地不动,等待别人来救,最后一个人不能读三个字。

  8.打乒乓 那时排球太贵,足球没风气。不像乒乓只要有块水泥台就可以玩,所以我们这一代的乒乓球水平都不差。

  9.踢毽子 花样繁多的脚上功夫。当然也可拿本书用手打,嘴里还嚷"桥,外,别,背"什么的动作指令。当年不知有多少课本葬身与该游戏下。想来应该是老师最痛恨的一种游戏吧。

  10.撞拐子 最具男子气概的战斗。曾经有一个膝盖摆在我面前,可是我撞不倒他,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与此。如果上天让我再来一次,我会选择从旁边撞!
  这是一个不断创新也时刻怀旧的年代,几乎每个人在向前活着的同时,却常常不停地陷入一种怀旧的感伤当中,那就是怀念过去。我们没有兄弟姐妹,我们独自长大。快乐是琐碎的快乐,悲哀也只是琐碎的悲哀。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那时胸前都挂着黑色毛线拴着的钥匙,蹦蹦跳跳,一路叮呤地响。手心里攥紧零散几张毛票,跑去街边小卖店。最爱的是一种已经记不得名字的泡泡糖,一毛钱一片,白色红色包装纸,一个在吹泡泡的小女孩。

  记忆里的甜香,当然不单单如此。家门前的泡桐,繁花满树,待到落时,撒满一地,是过家家最好的菜肴。爱把樟树叶子细细切碎,混合泡桐花,包在宽宽大大碧绿的荷叶里。我假装做得很辛苦,你假装吃得很幸福。那些儿时玩伴,如今你们又在哪里呢?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蜂花牌护发素,别后这么多年重出江湖,在超市的卖架上看到。恍恍惚惚,好像又置身在潮湿温暖的公共澡堂。酒心巧克力,也只要一毛钱一个。金光灿灿的包装纸,却包不住巨大诱惑。哭着闹着,十八般武艺尽使,妈妈还不给买。终于等到有一天小发横财,举着一元钱,一路小跑过去。10个啊,满满捧在手心。言语不能及的满足,一口气吃光,换来晕晕沉睡完一下午所有的课。
  也不是没有烦恼。幼儿园是最不爱去的地方。老师会拿小刀恶狠狠地说:“睡不睡午觉?”不睡不睡,假装闭了眼,睫毛还在颤动,只待老师走开,便去调戏左右邻床。一个中午,纠集“恶徒”,画了18个花脸在乖乖睡觉的好孩子脸上。来不及得意,就因为“叛徒”告密,进了小黑屋(贮藏煤碳的楼梯间)。还是不安分,等老师开了门,发现一屋碎了的煤,被捏出几个张牙舞爪的小人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其次就是医务室,最厌恶青霉素,还要打实验针。偏又喜欢玩水,频频感冒。喷嚏打了又打,哭到一脸鼻涕,还要爬入床下,死活不出来。大人便使诈,“XX乖,XX不打针,押爸爸去医院好不好?”这个差事倒是喜欢,高高兴兴接过绳子,绑了牵了,得意洋洋地去。待到目的地,风云突起,被绑者成功“政变”,自己却做了砧板上的鱼肉。当然要哭,不待哭完,医生说:“XX,跳个舞吧。”于是开始“小燕子,穿花衣……”只是泪痕依然。

    说到跳舞,是自小便在学了。喜欢那些华衣彩妆,明丽灯光。看看看,从小就是这么虚荣的孩子。是的,他们说,80年代,一个虚荣的年代。我们虚荣,因为那些信仰的年代已离我们远去。而物质,是唾手可得的一点点安心。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电视机的出现,可谓神奇。我家第一台电视机,买在1985年。哪个台在放动画片《猴子捞月》,已不可考证。节目结束,我仍不肯走开,抱着屏幕只是哭。“我还要猴子,我还要……”依稀还记得那个动画片的主色调是蓝,深深浅浅的蓝,幽幽暗暗的蓝。月却是明亮的黄,捞之不得,人生总有的遗憾。谁说中国没有动画?《金刚葫芦娃》、《黑猫警长》、《邋遢大王》…… 还有我们现在无聊时候仍在唱的“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开飞机”的《苏克和贝塔》。

  关于爱情的启蒙,也来自电视。最开始,是《霍元甲》。“孩子,这是你的家……”放学回家的路上,就有了招式比画。再然后的《蝉翼刀》、《江湖行》、《雪山飞狐》、《甲乙侠客传奇》……当然最最最爱的是文具盒上贴满的俏黄蓉。头上插根自动铅笔,便姑且当做钗头凤。娇叱一声“恶贼,哪里走。”自然有伙伴凑过来“蓉妹妹,让我来教训他。”所以,他们又说,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是电视人,天生有表演的天才。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一本《青春之歌》,读完满眼的泪,觉得他们那样热血沸腾的青春着实是美好,可他们用生命追求的东西,今天我们正在拥有,今天我们正在享受。还有《面向大海,春暖花开》,那美丽的诗歌记忆。可海子死了,顾城也死了。听说汪国真穷困潦倒,又听说舒婷变年轻,疑似拉了皮。
    不要问我们怎么了,是这个世界怎么了。总归无偿捐血的队伍里,排到长长的,还是我们这些年轻的面孔。

  前一阵子,搁广告的说法:妈妈你的头发上有好多小白点点,于是采乐、依云、力士、海飞丝齐上阵,没成想都丢盔卸甲铗羽而归。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那在在超市的日化产品前留连,突然发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用过的洗发品牌——蜂花洗发瓶子翠绿,护发瓶子淡蓝,就信手买了回来,两瓶才不到十八块。
  回家用了不到两个星期,用毛毛同学的话说:妈妈的头发如丝般顺滑,黑亮,小白点点都不见了!
  就是她们啦,还记得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雅霜雪花膏
  怀旧指数:★★★★★ 生命力指数:★★★★
  雅霜雪花膏的主要成分为硬脂酸和甘油,膏体装在白玉般的瓷罐内,瓷罐顶上是绿色的瓶盖,设计非常简洁。相比于其他雪花膏,雅霜雪花膏的香气非常浓郁,尤其是桂花香型,香气略显霸道。
  三四十年代,城市的街头到处都能看见雅霜的广告。雅霜是中国最早有规模生产的化妆品之一,俗称“雪花膏”,产地上海。旧日的广告上,印着当时的当红明星白杨,甜心一般的笑容,胸前一束鲜花,那扮相让当时的女人心向往之。那时,精打细算的女人会把用完的雅霜瓶子留到第二年冬天,到百货公司去买分零的雪花膏,这样就有了长用不竭的感觉。
  友谊雪花膏
  怀旧指数:★★★★ 生命力指数:★★★★
  与雅霜一样,洗澡以后搽在脸上总是香香的。
[NextPage]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百雀羚雪花膏
  怀旧指数:★★★★★ 生命力指数:★★★★
  最早的百雀羚雪花膏是铁盒装,扁扁的深蓝铁皮圆盒上面绘满各种五彩的鸟,里面是银白铝箔盖着的白色膏体,不用凑近就可以闻到一股浓厚的甜香。如今的新包装则更简便,盒子采用塑料材质,不过保留了深蓝色的标志性色彩。
  或许只有过来人,才能真正体会到并始终惦念着百雀羚的好处,作为已有几十年历史的护肤品,那种简单的香脂及活性有机硅,让人对它的品质十分放心。那种铁盒装的百雀羚,七八十年代许多人用来防止冬天皲裂。在物质极其馈乏的年代,那只小圆铁盒,装载了许多人所能想象出的可爱和美好。它不但让我们第一次有了美容护肤的概念,还让我们在看到别人把百雀领涂上脸颊和手心手背时,懂得了什么叫做香艳,什么又叫做闻香识美人。如今,在超市里见到的百雀羚,已换上了轻便的塑料“衣装”,但几十年的香味未曾变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蛤蜊油  
  蛤蜊,天津话读作“嘎喇”,为正音起见,这里通作蛤蜊。
  蛤蜊油就是用天然蛤蜊壳盛的一种全油性护肤用品,它具有滋润皮肤,防止干裂的作用。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的生活普遍贫困,普通市民的物质需求,基本上只能满足于吃饱穿暧,那时候的化妆品基本上已经绝迹,什么眼影唇膏粉底霜,什么面膜柔肤水增白蜜,没那么多花样名堂。美容化妆风行于世,那是物质条件改善、生活水平提高之后的产物。
  但是,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使不为化妆,皮肤的保护也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一张脸,从古到今,都是人们重点保护的部位,可在当时的条件下,“爱美一族”们想在脸上下功夫,留住青春的光彩,也往往苦于无计可施。讲究一点的出门前抹一点凡士林、雪花膏,重在护肤,谈不上化妆。那时候的护肤品有一个通称的名词——“擦脸油”,通俗易懂,以一概全。
  护肤品中最为流行,最为大众的似乎只有蛤蜊油。那时候,北方的冬季寒冻干燥,人们的保暧穿戴简陋,所以一到严冬,冻手冻脚皮肤吹皴的现象司空见惯,手脸吹皴了冻裂了,没别的办法,抹上点蛤蜊油,权当护肤美容。
  当年,几乎街上所有的百货店杂货铺都出售蛤蜊油,它价格便宜,实用耐用,深受广大市民的喜爱。
  蛤蜊油视蛤蜊的大小分几个等级,一般有乒乓球大小,在我的印象中,小盒的蛤蜊油只卖7分钱,至于另一种大众品牌铝盒雪花膏——万紫千红的出现那是后来的事。
  蛤蜊油虽然价廉,却也物美,不用说它的护肤功效,仅就外包装而言,绝对赏心悦目:蛤蜊壳完整清洁,洁白光滑,上面涂蜡,贴有商标。城市中的孩子有不少是通过蛤蜊油认识贝壳的,姑娘们衣兜里装上蛤蜊油到学校上学,课间掏出来相互比较着,看看谁的蛤蜊壳更大,图案条纹更漂亮。蛤蜊油代表着那个年代孩子们对美丽的向往,对幸福的满足。
  至于为什么要用蛤蜊壳做包装容器盛装护肤油,我以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贫穷。蛤蜊壳是沿海生长的贝类外壳,废物利用,也算是当时国人的一项发明。
  现在想想,用蛤蜊壳做包装有点不可思议,从它的挑选分类、处理加工到灌装原料、包装运输,得需要多少工时工序,得包含多少人的辛勤劳动。也许是因为当时原材料紧张,加上劳动力价值低廉,这才有可能使蛤蜊油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
  如果不算经济账,蛤蜊油实在是一种实惠又环保的护肤佳品,它为贫困时代的人们做出过特殊的贡献。
分页: 7/14 第一页 上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